丝瓜软件

♂? ,,

乔伊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出了声,慕卿窨一松手,她便立即从他腿上站起,皱着眉头离开了餐厅。

慕卿窨喉头上下滚了滚,直直盯着乔伊沫走出餐厅,黑眸隐约有异样的光芒闪动。

……

吃了东西,慕卿窨上楼,先去了小苼的房间。

从小苼房间出来,慕卿窨去主卧和乔伊沫之前住的卧室分别看了眼,都没看到乔伊沫。

书房。

慕卿窨推开书房门的一刹,便看到站在梯子上在一面满是各种各样医疗典籍的书架间翻找,而梯子下,书籍凌乱的散了一地。

慕卿窨双瞳微深,默然关上书房门,走过去,一手扶着梯子,静静的望着乔伊沫。

乔伊沫几乎将书架上所有的书都扫到了地上,空空荡荡的书架落进她眼底的一瞬,乔伊沫猛然一怔。

而后,乔伊沫用力抓紧梯子两边,额头抵着一节梯子,双唇紧紧抿着,眼泪大滴大滴的从她眼眶砸了下来。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握扶着梯子的手,骨节发白。

青涩美少女白嫩香肌阳光投影居家唯美写真图片

许久,慕卿窨朝乔伊沫伸手,扯唇清柔道,“乔乔,来。”

乔伊沫双眼殷红,眼角发着抖,盯着慕卿窨。

“来啊。”

慕卿窨轻声说。

乔伊沫轻哽,慢慢弯下身,把双手抵了过去。

慕卿窨接抱住乔伊沫,步伐沉稳走到沙发坐下。

乔伊沫坐在慕卿窨腿上,眼睛和鼻尖都是红的,郁郁的看着他。

“我知道在难过什么。”

慕卿窨摸摸乔伊沫的头发,眼神像在看小孩子,耐心而温柔,“我也难过。”

她当然知道他难过,比她……更难过!

乔伊沫将一双唇抿得发白,“我真的很希望,能找到救小苼的方法。哪怕只能从死神的手里抢来一点时间也好啊。这样,我就更多的时间去寻找。”

“嗯。”慕卿窨点头。

“小苼今天跟我说,她梦见有个穿白衣的姐姐让小苼跟她走……那一瞬间,我害怕极了。”

慕卿窨看着乔伊沫慌张惶恐的眼睛,指腹在她眼角轻抚了下,“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医治小苼的办法。”

“乔乔,我现在看着,就像在看之前的我。小苼每次病发,我的反应就跟此刻一样。”

“我明白,小苼在心里的意义。”

乔伊沫含泪道。

“可是害怕、恐惧没有丝毫用处。害怕和恐惧没办法治好小苼,难过痛心自责对小苼的病情亦毫无帮助。”

慕卿窨望着乔伊沫的眼神异常的坚定,“乔乔,在看来,回到我们身边的小苼,开心么?”

乔伊沫脑海里浮现小苼看到她时,总之喜滋滋的那张小脸,喉咙便是一阵涩苦涌上,慢慢点点头。

“那觉得,如果小苼每日看到的,都是我为了她愁眉不展的样子,她还会开心么?”

“……小苼很乖,很懂事。”

乔伊沫苦笑。

“是。”慕卿窨擦了擦乔伊沫眼角挂着的泪,“小苼从有意识以来,便乖巧贴心。也许是生病的缘故,小丫头内心敏感,身边的人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影响到她。所以,她看到我们因为她每日闷闷不乐,她不会开心。”

“听我说乔乔,越是在这种时候,越要护好心里的那一团火。因为那团火不仅能温暖自己,也能温暖在乎以及在乎的人。那团火是希望,也是决心,跟残酷命运抗争的决心!”

乔伊沫盯着慕卿窨,心尖的那抹凉意,在他深沉坚毅的眼眸下,有了丝暖意。

在面临生老病死和巨大的打击时,人们第一个反应便是惶恐、害怕以及消极。

在这种时候,堆压着整个人的理所应当的是爆棚的负能量。

不应该笑,不要去接触使自己快乐的事,更要无时无刻的绷紧身的神经以迎接下一轮负能量的狂打猛摔。

当把所有的精力用在应对一件事上,而拒绝感受其他。

久而久之,人会疲惫,甚至会被击垮。

所以。

为什么不用积极的方式,至少在面对这些打击和不可避免无力扭转的现实时,感受到的不仅仅只有痛苦和悲伤,也有当下一瞬的放松和幸福。

小苼便是如此。

她忍受着身体巨大的疼痛以及这份疼痛背后的绝望的同时,她也在努力让自己坚持,努力的感受周围的美好。

有时悲观,有时乐观得像一个小太阳。

“乔乔,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事,伤心总是难免的。只是支撑我们熬过去的不是伤心,而是这世上还有的美好。”

慕卿窨一只手轻轻放到乔伊沫的心口,“只要这里还在跳动,那团火还在燃烧,便有希望!”

乔伊沫低头看着慕卿窨贴在自己心口的那只手。

起初她的心跳很慢很慢,随着他的手在她心口停留的越久,他掌心的温度透过衣服布料渗进她的心脏……她的心跳就快了。

乔伊沫深呼吸,伸手抱住慕卿窨的脖子,将自己的身子紧密的贴过去。

慕卿窨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既然哭着过是一天,笑着过也是一天,那何不笑呢?

尽管这也许不容易。

哪怕他们狠狠努力之后还是失败了,至少,至少留在小苼心里的,是温暖的笑和幸福,而不是一双双悲伤愧疚的眼睛。

……

慕卿窨搂紧乔伊沫,察觉到乔伊沫的情绪稳定了下来,道,“乔乔,想知道我今天一整天在干什么吗?”

乔伊沫从他肩颈抬起头,迷惑的看着他。

慕卿窨换了个姿势,让乔伊沫更舒服的坐在他身上,大手捏住她的小手,盯着她说,“我接管了慕家。”

接管……慕家!?

乔伊沫惊愕。

慕卿窨语气平稳,仿佛只是在与乔伊沫说一件极为寻常的事,“猜一猜,我接管慕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乔伊沫根本没缓过神来!

一道冷到骨子里的寒意快速从慕卿窨眼底掠过。

慕卿窨不动声色的垂垂黑睫,不疾不徐说,“我在慕宅,放了一把火。”

乔伊沫,“……”!!!

慕卿窨抬起眼皮,盯着乔伊沫木然的脸,“从今往后,潼市只有慕氏集团!”

慕氏集团?

乔伊沫恍惚不知所以的望着慕卿窨。

在慕昰眼里,慕宅相当于他的地宫,是他手握权力的象征,同时也是他的脸面和尊严!

一个当惯了“皇帝”的人,自己的宫殿都被堂而皇之的烧了,简直奇耻大辱。

慕卿窨一把火烧的,恐怕也不仅仅是慕宅,同时也是“慕昰”!

德国那边对慕昰坚持不懈围追堵截式的追杀,身边在他看来对他“忠心耿耿”的两人,各自心怀鬼胎,说不定此时已经等不及在慕昰面前撕开了伪装。

在这时,慕昰若知晓自己的亲生儿子趁机“造反”不说,还将他的大本营给一把火点了,这个中滋味,都不知道慕昰挺不挺得过来!

这……什么跟什么啊?

乔伊沫……一个字都听不懂。

也不怪乔伊沫懵逼,实在是慕卿窨做这些事都没让乔伊沫知道。

慕卿窨突然说他接管了慕家,还一把火烧了他亲爹的房子……乔伊沫一时半会儿能转得过弯才怪!

慕卿窨一只手捧着乔伊沫的侧脸,“乔乔,有些事不需要知道。我之所以告诉这个,只是想让安心,从今天开始,所有让不安的、害怕的,都将不存在。而那些曾经伤过害过的每一个人,我都一一记着。我定要他们付出千万倍的代价!”

乔伊沫,“……”

“我答应过,永远不放开的手!所以,没有人能将我们分开!”

慕卿窨狠声道。

“……”乔伊沫抽气,红润的大眼里,充满了彷徨。

因为乔伊沫突然意识到,在过去的几年里,只有他对自己的状况了如指掌。

而她呢?

对他一无所知!

为了这句承诺,他究竟承受了多少他本可以不必承受的东西?做了多少他本不屑于做的事?她通通不知。

乔伊沫心尖猛地揪了起来,伸手捉了捉慕卿窨的衣领,很快松开,用手语道,“告诉我,把一切都告诉我!”

慕卿窨深深看着乔伊沫,“都过去了。”

“我想知道,告诉我!”

乔伊沫红着眼道。

慕卿窨顿了几秒,说,“以后吧,以后慢慢告诉,嗯?”

乔伊沫盯着慕卿窨,刚止住不久的眼泪,不知为何,再次夺眶而出。

慕卿窨轻叹,单臂搂紧乔伊沫,另一只手去擦她的眼泪,“现在,总是哭。”

乔伊沫握住慕卿窨放在她脸上的手,单手慢慢滑动,“可能是回到身边了,那些我以为早已枯竭死掉的器官又重新活了。”

慕卿窨却蹙紧了眉。

“在身边呆得越久,情绪越容易泛滥。好多好多我很久没有感受到的情绪,好像也一下子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我哭的时候是真的想哭,笑的时候也是真的想笑,心软的时候是真的情不自禁,心疼的时候也是真的很疼。”

乔伊沫松开慕卿窨的手,眸内水光熠熠望着慕卿窨道。

慕卿窨下颚微微绷着。

“慕哥哥,只有能把我变成这样。”

一句“慕哥哥”,让慕卿窨一双黑眸刹时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