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视频app污丝瓜

“那啥……妈,我也不去哪里,我就去不远处的巷头那里看一眼,很快就回来了。”张天楠随口胡诌了一句,然后就跑了出去,那速度可不是一般地快。

看着张天楠跑出去的背影,余芷芸不禁是喃喃着说道:“这孩子今儿个是怎么了?怎么总感觉有些反常,这该不会是在哪个荒郊野外的被鬼撞邪了吧?”

“哎呀,妈,你就放心吧!西楼已经长大了,他跑出去总该不会是闯什么祸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郑曼安慰了一句余芷芸。

“唉,但愿吧!这孩子咋就不省心呢,就不能像他哥一样那么争气吗?”每当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余芷芸总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面孔的。

……

再看张天楠这边,这小子趁着雨停了,然后一路是跑到了方才相遇那支部队的地方。

“沿着刚刚那支部队前去的方向,他们会走向了哪里呢?”张天楠在挠着脑袋,一副十分茫然的模样。

“不管了,慢慢去找找看吧!”张天楠沿着那支部队一路小跑过去了。

一路跑过去也没有找到什么东西,毕竟武昌的岔道也是有许多的,东岔西歪的,找到也确实不太容易。

约莫是半个小时以后,张天楠无功而返。

满是沮头丧气的张天楠回到了张家大院,长叹了一声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

……

清纯少女搞怪表情连拍图片

夜深了,郑曼回到家自己的房间,熟练地开始组装专属于她的那一台电台。

接好电台之后,没过多久,就听到了一阵细微的“滴滴”声。

没过多久,郑曼的脸上就微微地露出了一丝笑容,那笑容,不是一般甜。

显然是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所部部队进城的笑意传到她这里了,没过多久,她便是滴滴地发了一封电报给第三战区所部。

可令到郑曼慢慢所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她把电台拆开,复电就来了。

附件上的内容也不多,也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大概也就是报了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现有驻址,其他什么内容也没有。

郑曼认真凝视了一番,直接就知道了,这上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这一封电报,自然不是张天海亲自复电的了,而是他交代电报员在接到郑处长的电报之后,务必要立马进行复电。

没错,郑曼在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中所担任的电讯科科长一职并未被免去,所以她现在是属于留任状态的。

这一份电报中承载了太多的内容,尤其是相思与牵挂。

郑曼决定了,第二天一早就前往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同时她决定了也要把自己的婆婆余芷芸女士一起带上。

……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郑曼就起床了。

或许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军旅生活,所以郑曼并没有睡懒觉的坏习惯。

而余芷芸也不例外,因为一大早起来她就得为这个家而忙碌着,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这个家名副其实的主心骨。

而老张家的大家长张辅汉也起了床,他准备好了一天的讲义,准备要去中学给他那些求知若渴的学生们去上课,给他们带去新的知识。

“妈,您早上有没有空?陪我去一个地方呗。”郑曼对余芷芸说道。

余芷芸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媳妇性格倔强,从不轻易提出任何要求的,而这一次竟然是提出了要她陪同的请求。

于是乎,余芷芸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了,但还是问了一句:“可以呀,没事儿的。可是……这一大早的,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至于是见什么人……就别怪小曼给您先保密了,到了地方,您就能知道了。”郑曼的脸上挂着笑,一看就像是要捡到宝那种。

“嗯,行吧,那就这样吧!等会儿,我陪你出去。我先叫天楠起来吃早饭,不然这小子指定会饿坏肚子的。”余芷芸脸上的笑容满是慈祥,是的,她是一个十分合格的母亲,而且是标准的那种慈母。

“行吧!妈,那我可就在阁楼上等您了。”说着,郑曼便是调转了头,走上了自己的房间,更为准确地说,她与那未曾归家的夫君张天海的房间。

“行,那我现在就去叫天楠起床了。”说着,余芷芸便是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儿,走上楼去了。

……

对于张天楠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十分不愉快的早晨,因为昨天晚上他失眠了,可是却偏偏是要早起。

早起的理由,却是起来吃一个早餐?

若是其他强大一些的理由的话,张天楠的竟然不会有如此多的牢骚与怨气的。

“西楼,西楼!起来吃早餐啦!这饭菜都弄好了,你怎么还不起床?”余芷芸拍着张天楠的房门说道。

“妈!您自个儿吃吧!我还不饿,等我起床了再吃吧!”张天楠掀开了单被,对门口喊了一声。

不错,和所有在家里面住的孩子一样,张天楠回到家里边面对最大的困扰,就是自己母亲那喋喋不休且不厌其烦的“关爱”了。

“你小子是什么时候学得那么坏的,连你妈妈叫你起床吃东西,你都不愿意起床的。你是要气死你的母亲吗!”余芷芸满脑门子黑线,显然已经是处于爆发的边缘了。

“行吧!妈,我马上就起来了,您先下去忙活您的吧!我马上就下来了!”张天楠敷衍了一句,然后继续盖上了被子,然后呼呼大睡。

听到自己儿子这般搪塞的语气,余芷芸也是满脸无奈的,毕竟儿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也不是那等小孩子了,打啊骂啊,恐怕都是不太好的。

“行,那你一会儿记得起床吃啊,我和你嫂子先出去一趟了。”余芷芸说了一声之后,然后便是出门去了。

张天楠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一句话的,只是他对女人上街去逛啊、玩啊,的确是没有多大的兴致,于是干脆是连应一声都懒得应了。

……

早上的武昌街头依然是如此热闹,许多靠着卖早餐营生的小贩早已经是走上街头开始了他们的营生了。

“小曼啊,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一大早的就出门了。”余芷芸问了一句。

“咱们现在去武昌东城外的军营,上级长官要求我去部队看一看,所以说我这自个儿一个人的也不大放心,所以只能把妈给拉上了。”郑曼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毕竟说的话,她也想给余芷芸一个惊喜,一个十分意外的惊喜。

也不知道自己这位善良的婆婆在见到自己那十几年未曾见过的大儿子的时候,会是如何的激动,不过想来除了感动,大概就没有其他的了吧?郑曼在心里面想着,但却没有表露出来。

“行,那有啥你记得跟妈说,别不大好意思跟妈说吧,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可千万不能说两家话。”余芷芸叮嘱了一句。

这时候的武昌并不算大,只能说是在全国许多经济欠发达的县城里面,算是比较靠前的。

于是乎,她们没有走多久便是走到了东城门。

……

ps:大家明天再刷新已订章节吧!

我今天去培训课程了,去上课学习了,到九点四十多才下课,我实在是赶不及了,也只能继续用这种腌臜的手段了,抱歉!

……

……

……

……

……

……

附件上的内容也不多,也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大概也就是报了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的现有驻址,其他什么内容也没有。

郑曼认真凝视了一番,直接就知道了,这上面的内容究竟是什么。

这一封电报,自然不是张天海亲自复电的了,而是他交代电报员在接到郑处长的电报之后,务必要立马进行复电。

没错,郑曼在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中所担任的电讯科科长一职并未被免去,所以她现在是属于留任状态的。

这一份电报中承载了太多的内容,尤其是相思与牵挂。

郑曼决定了,第二天一早就前往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同时她决定了也要把自己的婆婆余芷芸女士一起带上。

……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郑曼就起床了。

或许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军旅生活,所以郑曼并没有睡懒觉的坏习惯。

而余芷芸也不例外,因为一大早起来她就得为这个家而忙碌着,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这个家名副其实的主心骨。

而老张家的大家长张辅汉也起了床,他准备好了一天的讲义,准备要去中学给他那些求知若渴的学生们去上课,给他们带去新的知识。

“妈,您早上有没有空?陪我去一个地方呗。”郑曼对余芷芸说道。

余芷芸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儿媳妇性格倔强,从不轻易提出任何要求的,而这一次竟然是提出了要她陪同的请求。

于是乎,余芷芸想也没想就直接答应了,但还是问了一句:“可以呀,没事儿的。可是……这一大早的,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去一个地方见一个人,至于是见什么人……就别怪小曼给您先保密了,到了地方,您就能知道了。”郑曼的脸上挂着笑,一看就像是要捡到宝那种。

“嗯,行吧,那就这样吧!等会儿,我陪你出去。我先叫天楠起来吃早饭,不然这小子指定会饿坏肚子的。”余芷芸脸上的笑容满是慈祥,是的,她是一个十分合格的母亲,而且是标准的那种慈母。

“行吧!妈,那我可就在阁楼上等您了。”说着,郑曼便是调转了头,走上了自己的房间,更为准确地说,她与那未曾归家的夫君张天海的房间。

“行,那我现在就去叫天楠起床了。”说着,余芷芸便是放下了手里的活计儿,走上楼去了。

……

对于张天楠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十分不愉快的早晨,因为昨天晚上他失眠了,可是却偏偏是要早起。

早起的理由,却是起来吃一个早餐?

若是其他强大一些的理由的话,张天楠的竟然不会有如此多的牢骚与怨气的。

“西楼,西楼!起来吃早餐啦!这饭菜都弄好了,你怎么还不起床?”余芷芸拍着张天楠的房门说道。

“妈!您自个儿吃吧!我还不饿,等我起床了再吃吧!”张天楠掀开了单被,对门口喊了一声。

不错,和所有在家里面住的孩子一样,张天楠回到家里边面对最大的困扰,就是自己母亲那喋喋不休且不厌其烦的“关爱”了。

“你小子是什么时候学得那么坏的,连你妈妈叫你起床吃东西,你都不愿意起床的。你是要气死你的母亲吗!”余芷芸满脑门子黑线,显然已经是处于爆发的边缘了。

“行吧!妈,我马上就起来了,您先下去忙活您的吧!我马上就下来了!”张天楠敷衍了一句,然后继续盖上了被子,然后呼呼大睡。

听到自己儿子这般搪塞的语气,余芷芸也是满脸无奈的,毕竟儿子现在已经长大了,也不是那等小孩子了,打啊骂啊,恐怕都是不太好的。

“行,那你一会儿记得起床吃啊,我和你嫂子先出去一趟了。”余芷芸说了一声之后,然后便是出门去了。

张天楠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一句话的,只是他对女人上街去逛啊、玩啊,的确是没有多大的兴致,于是干脆是连应一声都懒得应了。

……

早上的武昌街头依然是如此热闹,许多靠着卖早餐营生的小贩早已经是走上街头开始了他们的营生了。

“小曼啊,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一大早的就出门了。”余芷芸问了一句。

“咱们现在去武昌东城外的军营,上级长官要求我去部队看一看,所以说我这自个儿一个人的也不大放心,所以只能把妈给拉上了。”郑曼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毕竟说的话,她也想给余芷芸一个惊喜,一个十分意外的惊喜。

也不知道自己这位善良的婆婆在见到自己那十几年未曾见过的大儿子的时候,会是如何的激动。郑曼在心里面想着,但却没有表露出来。

fpzw

关于最近迟更问题的说明

最近这一阵子,由于我个人各方面的原因,导致文或多或少都出现了迟更的现象。

由于我的这等行为,也给大家造成了不便与损害,我在此,就先说声对不起了。

我对不起各位喜欢本书以及支持本书的好朋友了。

雄鹰暂时是一个县处级机关的办事员,对,就是没有编制的那种办事员。

我本来是一个普通事业单位的一名半行政人员,但现在却被借调到现在所在的县处级机关党委工作。

现在的情况呢,就是基本天天都在加班,一个月领着两千的薪水,就这样玩儿了命地干。

可是工作又不能出错,出错了,我就有可能就要蹲监狱的风险——因为玩忽职守罪。

因为我个人主要工作的原因,这份工作经常要加班到**点,所以我很多时候,回到家已经是将近十点钟了。

休息一下脑子,就开始继续码字。

经常是码到十一点四十分的时候,才完成了两千多字。

于是乎,我才想到了利用平台间的bug,即是利用重复部分先顶着字数,这样我的全勤奖六百块就不会被扣了,然后再利用半个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填补完毕。

大家只需要在我更新之后,再次刷新已订阅章节,就能看到最新内容了。

这样就不会断更,而我也能缓一缓时间了。

因为全勤奖六百块的要求必须是十二点前完成四千字更新。

我太累了。

可是不码字又不行,我是一个大龄单身狗,没房没存款,更没女友,仅有的一辆车,还是千方百计地供着。

不写小说,我就得是成为失信人。

我就像是被顶在板子上的肉,被生活的大刀割着,一点办法也没有。

包括这阵子的星期六星期天,我得去备考公务员,去教育机构听课,去准备考试。

为的就是谋求一个编制,或许那时,就不会这么累了。

有书友要弃书,我也没有办法,我现在只能是争取做到不断更。

在此,我再次向支持我,喜欢本书的读者们致以深深的歉意。

并且,我现在保证,我会尽我的全力在十二点以前完成更新的。

如若不能,我也没有办法。

我记得我有一段时间,大概是每天六千字的。

每一章都在三千字,甚至还不定时地想方设法进行万字更新。

可是现在不行了,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我没有任何办法去继续保持我的精力。

晚上两三点睡觉,早上七点半起床去上班。

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的生活,甚至令到我有些想死的感觉。

我甚至要靠“骗全勤”的手段。。。可悲。。。

先睡了,就这样吧,晚安。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