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偷偷看的软件

荣利川所有的愤怒在看到睿熙的一刹那更加的升腾起来,但面对睿熙的微笑,他很快平复下来,皮笑肉不笑的讽刺道:“睿熙,好一出瞒天过海啊。”

睿熙装傻,看着他,也是微微一笑,两种同样喜欢笑的人面对彼此,气氛里多了一抹隐形的气氛,有些张力,还是很明显的。

“利川哥,说什么呢?我不太懂。”

“不懂?”荣利川讽刺的讥笑:“有什么不懂的?在我跟前装傻,可真虚伪。”

“利川哥,这话说的,我真是不太敢苟同。”睿熙也不生气,毕竟隐瞒了荣利川陈星光的事情确实对不起朋友,可这朋友跟陈清韵一伙的,睿熙自然也不太敢说太多不利于陈星光的事情。

“知道我现在想要干什么吗?”荣利川黑眸沉沉的注视着睿熙,表情非常的愤慨。

睿熙心里猜测,荣利川大概想要揍自己吧。

但那又如何?

他也不是站着不动让人揍的人,被揍自然要还击的。

不过现在只能装傻。

“我猜不出来要干嘛!”他摇摇头,很是无辜的开口道:“我倒是很想跟心有灵犀。”

荣利川的拳头在身侧握紧,发出来“咯咯咯”的声音。

治愈系清纯美女午后写真图片

睿熙依然脸上是无辜的笑意:“利川哥,想要动手啊?”

“我确实非常想要揍,而也确实该揍。”荣利川沉声道:“跟我玩花样?”

“不敢。”睿熙连忙摇头。“我能跟利川哥玩什么花样?我这很着急呢,要不来,我现在该出门了。”

“呵!”荣利川的愤怒更加骤起,在胸膛起伏着,看起来那怒气要直接冲破了胸腔了。

这时,夏夏已经走了过来,看到荣利川背对着自己,而睿熙站在楼梯口,两个人之间看起来剑拔弩张的。

夏夏有点担心。“睿熙,别乱来!”

“夏夏,还是回去房间吧。”睿熙怕夏夏说出来陈星光在这里的消息,连忙打断了夏夏要出口的话。

夏夏被堵的一愣,抿了抿唇,再看荣利川的眼中多了一抹迟疑和歉意。

她想要说,但她还不至于出卖朋友。

荣利川回头,对上了夏夏纠结的面容,微微眯起来眼睛,他看出来,眼前这个女孩有话要说。

“夏夏是吗?”荣利川看着她开口道。

“我是林夏沫。”夏夏连忙开口解释道:“小名夏夏。”

“好,林夏沫,那告诉我,星光在哪里?”荣利川直接问夏夏。

夏夏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了睿熙。

着一眼,就足以暴露了真实的情况。

睿熙非常闲适,丝毫没有歉意和愧疚,就这么平静的注视着他们。

荣利川站在台阶上,看看夏夏,再看看睿熙,耐心全无。

“林夏沫,也不肯说吗?”荣利川开口道:“不是星光的朋友吗?”

夏夏恍然一愣,点点头:“对不起,荣先生,我是星光的朋友,正是因为我是星光的朋友,才更担心星光的事情。我.”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夏夏这一吞吐就让荣利川抓到了把柄:“不能告诉我,说明知道,但是不想说。”

夏夏无法说出口,她看了眼荣利川,眼神闪躲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荣利川了。

荣利川的目光落在了夏夏的脸上,很久都没有动一下,就这么看着,等待着答案。

夏夏依旧是默默无言的。

“利川哥。”睿熙笑着道:“来我家,是要盯着我表妹一直看下去吗?”

荣利川冷哼了一声,眸子里都是鄙夷之色。“演这么一场戏,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睿熙听到这个目光动了动。

看来荣利川是确定了,星光被自己带走了。

“利川哥,星光不见我也着急。”

“狗屁。”荣利川都气的爆了粗口:“睿熙当真以为我没有看到监控吗?昨晚上就跟星光一起离开了,她上了的车子,敢说,没有带走星光?”

睿熙眸光一闪。

“把人带走了,还要跟我装没有见过。”荣利川当然很生气:“要是知道人在这里,我昨晚上不会那么着急去找了一夜了。”

听到他说找了一夜,夏夏眼眸一紧,怪不得刚才进门看到他就满眼都是血丝,那么累的样子。

原来是找了星光一夜。

她很担心的看着荣利川的背影,眼中都是满满的心疼和怜惜。

睿熙这时笑了起来:“利川哥,这样吧,我告诉,星光很安全,其他的恕我不能告诉了。”

“把人带到什么地方去了?”荣利川道:“再不说,我就报警了。”

看他这样,睿熙有点无奈。

夏夏这时也觉得隐瞒不下去了,干脆道:“荣利川,别担心,星光在我们家里。”

睿熙眉头一皱,锐利的眼神扫向了夏夏。

夏夏被看的一哆嗦,又梗着脖子抬起下巴,道:“他都看到了,再隐瞒干什么?再说他这么担心星光,让他知道星光在这里,他就不那么着急了啊。”

荣利川回头看向了夏夏。

夏夏指了指星光的房间,开口道:“星光在这个房间里。”

说着,她就走了上去,到了星光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的门打开了。

陈星光站在门口,看到了夏夏和荣利川,以及后面跟着的一脸无奈的睿熙。

她其实早就在荣利川一到别墅就听到了声音。

只是,她不敢出去。

她不想破坏风熠宸和顾好的计划,因为他们是真心想要帮助自己。

而现在,她没办法靠自己去读书。

荣利川发现了公寓的监控视频自己跟睿熙上了车子,她刚才在房间门内也听到了。

现在见到了前来找自己的荣利川,她也很感动。

“荣先生。”星光第一时间开口道:“谢谢担心我,也谢谢找了我一夜,是我让睿熙和夏夏不要说我的行踪的,要怪就怪我吧。”

“星光。”荣利川立刻摇头,眉宇间褶皱很深,略带疲倦,“我没有要责怪的意思,我知道离开的心情,只是一个女孩子这么冒然离开了,太不安全,这里不是国内,我们习惯甚至法律都不太一样,明白我的意思吗?”

“谢谢。”陈星光只觉得喉咙被堵住了一样,有点难过,看到荣利川找来,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姨妈的心意。

是不是姨妈也让荣利川来找自己了。

望着荣利川温煦的脸庞,她到底也没有勇气问出口。

“利川哥。”这时,睿熙走了过来,望着荣利川很是认真的开口道:“隐瞒确实不是我本意,可不隐瞒,我们分不清是敌是友。”

荣利川眉头皱了皱,再看睿熙,俊颜忽然就阴霾了起来,冷声道:“不是我的朋友。”

“别生气嘛。”睿熙还是笑着道:“我知道不太对,只是为了星光,到现在,我们就说开吧,星光必须上学,而她姨妈现在这样的表现我们不清楚。”

言外之意已经十分明显,睿熙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荣利川也听的十分明白了。

他出来找星光,陈清韵阻止不让,他就在心里很是嘀咕,这件事,确实让他对陈清韵有些失望。

“星光。”荣利川看想星光,开口道:“陈老师到底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只是现在有什么打算?”

失望在心底瞬间蔓延开来。

星光的心口堵的厉害。

原来姨妈什么都没有问,是自己太自作多情了。

“只希望荣先生看到我,也当没有看到过,以后不要再插手我们的事情了。”星光轻声的开口道。

荣利川眉头皱了皱,目光落在了星光的脸上,从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失落。

他一怔之后,目光转向了睿熙,冷声道:“这件事,打算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