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u有你我有足以

李菡瑶扫了菜花一眼——嗯,大半年没见,这小子长得更结实了,也更高了,跟“菜花”这名字实在不相宜,忍着笑没理他,依旧对着老王八,似笑非笑道:“寨主别推了,都敢做土匪了,为何不把目光放长远些,去边关投靠玄武王和朱雀王,替子孙挣下一份功名呢?”

老王八:“……”

就知道对方不会放过他。

他惶恐道:“我们做土匪也是没办法,日子不得过,才……才干这个营生。不过,我们从没杀过人,也不劫那穷苦的、落单的,专找肥羊……”

李菡瑶打断他,道:“玄武王造反也是没办法,跟寨主一样,也是日子不得过,被昏君给逼的。”

老王八:“……”

忽然间将他跟玄武王相提并论,他脑子有些晕,一时转不过弯来,不知如何接话。

李菡瑶继续道:“被逼到这份上了,还在边关拼死杀敌,这样的人,才是明主,才值得投靠。这个时候投靠他,正好建功立业;不然等他击败了安国,登基称帝了,你再投靠他,他能看上你吗?怕是要派兵来围剿老河口寨子。寨主不趁着这机会金盆洗手,难道要顶着‘土匪’的名头一辈子?还是挣个功名让子孙继承好呢?”

菜花:“……”

他终于听明白了:李菡瑶是来打劫土匪的,还是一窝端那种;当然,也顺便捞走他。

最终,李菡瑶如愿把老河口的土匪都带走了:老王八领着一百来骑紧跟在四辆机动车后疾驰,后面九百多人跑步跟随,引得官道上行人都驻足观看,议论纷纷,不知这是哪方队伍,要去干什么。

老河口过去五十里,便是下一个补给点:官道右手边有条岔路进山,窄窄的,青石铺就,刚好可容机动车行驶;拐过山角,青石路尽头是一所庄院。

采果子的美丽姑娘

听见车声,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带着仆从迎了出来,仆从们敬畏地看着迎面驰来的机动车。

慕容星见门槛抽掉了,遂吩咐车夫“直接开进去”,车夫领命,将车开进院子,停在东窗下。

凌寒下马,抢过来开车门。

李菡瑶跳下车,转身再扶慕容星下车,一面活动腿脚,一面抬头打量这院子。只扫了一眼,便转身看向院门口。后面四辆车依次开了进来,那少年也跟进来了。老王八不敢冒撞,带领一干土匪等在院外。

李菡瑶低声吩咐凌寒几句。

凌寒便出去安置土匪们。

这里,那少年疾步走来,略一扫慕容星和李菡瑶,便对着慕容星躬身行礼道:“侄孙见过姑祖母。”

慕容星忙伸手扶住他,笑问:“徽儿什么时候来的?”

慕容徽道:“昨天。姑祖母这一路上可还顺利?”

慕容星道:“还算顺利。”

慕容徽察觉灼灼目光注视,转脸冲李菡瑶微笑颔首,因不知她什么身份,没敢冒失招呼。

李菡瑶已从慕容星那里了解过慕容家的人丁,一听“徽儿”,便知此人是大表舅慕容璨的第二子慕容徽。在心里评论慕容徽:满身的书卷气,神情谦和,眼神清正,是个君子;嗯,还不够老道,对着自己耳根都红了。

慕容星见二人对上,忙要替他们引见。

李菡瑶主动招呼道:“表……哥。”

她本想称呼“表少爷”的,因见仆从们忙着招呼其他人,不在跟前,略顿了下,又改叫表哥。

慕容徽听得一愣。

他初见李菡瑶男装打扮,却跟慕容星同车,心下不免奇怪;等近前细看,猜是女子,便以为李菡瑶是慕容星的丫鬟。可这丫鬟也太大胆了,竟盯着他一个少爷瞧,目光灼灼,令他不敢逼视;谁知人家却叫他表哥。

慕容星上前,轻声告诉他李菡瑶的身份。

慕容徽眼睛一亮,忙对李菡瑶躬身道:“见过观棋姑娘。”他想李菡瑶既然顶着丫鬟的名头前来,最好不揭破,免得走漏了消息,因此称她“观棋姑娘”。

李菡瑶见他如此细致体贴,更增加了几分好感,忙笑着还礼,又问他有没有信鸽来。

慕容徽忙道:“有。”

一面招呼他们进屋。

到上房,慕容徽一边命人上茶,一边取了两节小竹管来,交给慕容星;慕容星转手便交给李菡瑶。

李菡瑶再顾不得跟慕容徽客套,谢了一声就低头看信。信是以特殊方法写的,字面上看不出真正内容,须得破解,但这难不倒李菡瑶,因为这本就是她设计的,几乎不用草稿,对着原文在心里就破解并解读了。

信有两份飞鸽传书。

一是小丁传的。

一是田园传的。

这两封信让李菡瑶又惊又喜。

惊,是惊吓。

喜,是欢喜。

小丁负责狼坑县,那里距离玄武关最近,李菡瑶恐怕他遇见了强敌,便先看他的信。

小丁道,玄武关战事激烈,玄武军粮草断绝,危在旦夕。他早在金元传信给他之前,就派人给玄武王和朱雀王送信,说狼坑县有一批粮食,请他们派人来接应,可解燃眉之急。谁知,半路却碰上了镇远将军、玉麒麟霍非的人马。霍将军说他奉王壑所托来接应粮草,因为王壑推测:李姑娘很可能早有安排,粮草说不定已到北疆,这其中少不了慕容家族帮忙,所以叫他去云州接应。

前日,霍将军兵分两路:一路人马护送狼坑的粮食先回营,他自己则率军赶来接应大队粮草。

李菡瑶看罢,心花怒放!

一是因为王壑如此高看她,令她喜悦;二则,王壑竟与她心有灵犀,令她甜蜜;三么,小丁反应敏捷,临机应变,着实让她欢喜,自家孩子成材了;最后,霍非率军来接应,就像在她和王壑之间架起了一座鹊桥,她即将通过这座鹊桥,通向天河彼岸,能不激动?

心情美,笑的也美。

慕容徽忍不住想:“李表妹真乃国色。我生平竟未见过这等美人,笑容如此灿烂。”他见过的美人多含蓄,少有李菡瑶这样恣意的,竟大合他心意。

慕容星问:“什么好消息?”

李菡瑶便告诉了他们。

他们听后,也高兴万分,说这下可好了,镇远将军率军来接应,可保万无一失了。

李菡瑶笑吟吟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一面继续看田园的密信。——田园负责银城这片。

银城内,有许多官儿。

银州巡抚芶安、按察使熊壁狼狈为奸,并称一对“狗熊”;布政使柳如岱,行事如风摆杨柳,和墙头草有异曲同工之妙;知府高盛,胆小如鼠,从不敢违逆上命;县令梅擎最会看菜下碟,媚上惑下;城外还驻扎着三万地方禁军,将军姓田名疏,贪婪又无能,因吃空饷,麾下真正只有一万多人,其余全被他以各种名义打发了。

这样一个虎狼窝,就因为离玄武关近,运输便利,金元派了五支小队在此筹粮。五个少主子,经营五家商铺,田园总揽全局。如今,他们已囤积了近五十万石粮食,有些是在当地收购的,有些是从远处贩来的。

田园是田螺的双胞胎妹妹,才十一岁,能担此重任,一是因为她聪慧机灵,这一拨少年男女谁也比不上她鬼精灵有主意;其二,则是因为她姓田。

这姓有什么奥妙呢?

一切都源于驻扎在银州城外的田疏将军,他家里有七八个小妾姨娘,外头也有女人,金元嘱咐田园,关键时可冒充这位将军的私生女儿,浑水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