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兔社区app污丝瓜视频

*** ..,最快更新黑风城战记最新章节!

黑水邪&a;a;a;灵的案子经过一番波折,终于是结束了。乐文书。

然而圣灵王这个人给众人带来的影响却不是那么容易消失。

为这个案子劳心劳力的众人在几天的休整之后才渐渐地回过神来,开始细细地回想这个案&a;a;a;件免不了都有些感慨。

那一夜因四邪阵而造成的诡异天相结束后突然就开始下起了大雪。

西北隆冬时节已过,这个时候下那么大一场雪也是十分的罕有而且有雪无风,鹅毛一样的雪花大团大团地往下落,天却也不是特别冷。

大漠和黑风城被白雪覆盖之后显得异常的干净,景色壮丽唯美。

赵普派出了许多探子打探恶帝城的消息得到了不少线索。

贺一航从他祖先贺晚风那里取来的图纸也帮上了大忙西北地形复杂,特别是恶帝城所在的区域附近有不少凶险之地。

另外黑水婆婆最近正冬眠赵普就想等她醒了之后好好打听打听,毕竟,这会儿她体内应该就住着圣灵王呢他对恶帝城的了解,对下一步的行动帮助巨大。

赵家诸将这几天忙开了,在军帐里连着开军事会议,公孙和公孙谋也帮着出谋划策,这两位见多识广又精通人文地理,很能帮的上忙。

相比起忙着备战的赵家军校,开封府的人倒是挺清闲。

球场上阳光活泼的少女图片

展昭这两天和四子天天去黑水婆婆睡觉的帐篷那儿扫雪,一方面是是帮赵普盯着,婆婆一醒就问问圣灵王关于恶帝城的事情,另一方面是怕门的大青蟒冻着。

四子还挺贴心,找了不少稻草,让影卫们帮忙弄了个窝给大青蟒住。

展昭和四子总也聊起圣灵王的事情,这一大一别看差了不少岁,还真能聊到一起去。

良子也觉得圣灵王这人已经不能用好人还是坏人来形容他了,只能他就是个“痴人”,竟然为了恋一个人,轮回转世一般在人间漂泊了千把年,太神奇了。

总体来,军营中众人相对平静,当然了,也有个别例外的。

谁不平静?白玉堂。

五爷这几天都快愁死了!

且黑风城书院最近放假了,太学那帮学生们很闲,就跟同样很闲的那一群天山派徒弟门混到了一起。

那一大群少男少女每天陪着天尊逛街。

殷候和魔宫那群老头老太太跟霖夜火去魔鬼城玩儿去了,殷候一走,哪儿还有人能管得住天尊啊。老爷子这几天每天母鸡带鸡似的,带着一大串岁数都没他一百后边零头大的屁孩儿游玩。

而来也巧,前阵子那帮被圣灵王骗来的江湖人还没走呢。

圣灵王和黑水婆婆的事情,赵普也不可能公开跟江湖人讲,这玩儿意谁信啊这么邪乎。

再加上之前被四邪阵的内劲震了一震,又被天尊打了一顿屁&a;a;a;股,那帮江湖人现在还是“懵”的状态,留在黑风城也不肯走。

这江湖人一旦聚集了起来,总会有闹&a;a;a;事的,谁也不服谁,打架斗殴比武的情况就也出来了。

偏巧还就让天尊撞见了几回江湖人打架,有的大言不惭选什么盟主,有的收徒弟拜师打起了擂台,还有的搞什么金盆洗手,那叫个乱。

赵普这阵子也没空管,贺一航比较聪明,吃饭的时候提了句那“些江湖人怎么就学不好呢,也该有人管管”,不知怎么的就传到天尊耳朵里了。

老爷子估计是之前藤条抽江湖人抽上瘾了,带着一群天山派徒子徒孙就上&a;a;a;街了,瞧见闹&a;a;a;事的江湖人就揍。

天尊要揍人谁抵挡得住啊,而且老爷子才不管你是初出茅庐的新丁还是功成名就的掌门,一律按地上打屁&a;a;a;股!

那日欧阳还跟白玉堂感慨“你家武老神仙怎么跟个土&a;a;a;匪似的,哗!天山派徒弟抽那些江湖人嘴巴子抽得“啪啪”响,你上&a;a;a;街瞧瞧去,那些江湖看高手,各大门派掌门,最近不是脸肿就是屁&a;a;a;股肿,不过看着倒是挺过瘾。”

白玉堂真的还硬着头皮去瞧了两眼,瞧得都无语了。

天尊一方面指使天山派徒弟行看家法,一方面让太学那帮书呆&a;a;a;子给看群熊上课,“叫你们记吃不记打啊,整天不是内斗就是被人利用,要作死找个没人的地儿上吊去,别跑出来祸害百姓。”

欧阳帮白玉堂鉴定了一下,“你家老祖&a;a;a;宗这明显是借行家法之名泄私愤?你给管管啊!这样子每天在黑风城街上按着揍屁&a;a;a;股哪里吃得消喔。”

白玉堂也想管,但天尊眯眼就问他“你哪边儿哒?兔崽子管你师父我啊?信不信连你一起揍!”

五爷赶紧跑了,心也这么大个白玉堂,万一他师父真疯起来,众目睽睽之下也揍他一顿屁&a;a;a;股,那以后还混不混了。

于是乎,没人管得了的天尊越发嚣张了。

看群熊可是倒了霉了,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都不敢出门,有几个卷铺盖准备逃回中原,不了天尊让赵家军关城门,一个都别放跑。

赵普觉得挺有意思的,还特地派了封啸天去城门外守着,帮天尊抓“漏网之鱼”。

五爷这几天,日日都是双手扶额的状态,他倒不是心疼那些被天尊揍了的江湖人,而是心疼自己,这可都是他家&a;a;a;宝贝师父给他拉的仇恨啊……他师父疯起来,管你什么少林武当,一起打!

关键时刻,要疼五爷那还属猫爷,展昭给白玉堂出了个点子,“天尊也是太闲,每天在城里逛,那些江湖人挨着他眼了,挨揍也正常。不如带他去远点儿的地方玩玩,这叫眼不见为净么!看不见那群江湖人,就不会有事了。”

白玉堂觉得这主意倒是不错!只是西域该游历的地方,他师父都去玩过了,要魔鬼城狼王堡,老爷子似乎又不是太感兴趣。

展昭问良子,西域有没有什么特别好玩儿的地方,是平时不太会有人去的,最好还有古董的那种。

白玉堂瞅着自家猫,觉得这也太有难度了,又好玩儿又有古董的,总不好让他师父去挖古墓吧……

良子抱着胳膊想了想,一拍手,“啊!你们要不要去狂石城玩玩?”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听到“狂石城”就想到了赵普家那个傻兄弟古烈希古碌。

四子也问,“去西葫芦家玩儿么?”

“狂石城我倒是没去过,我师父应该也没去过。”白玉堂想了想,“听狂石城民风是女尊男卑,男人一点儿地位都没有的。”

“嘿嘿嘿。”良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儿,直乐,“那可不!狂石城的媳妇儿可厉害了!我娘那样的就算西北母老虎了吧……”

话没完,萧良就挨了展昭一记烧栗,“怎么你&a;a;a;娘呢!”

“本来就是么!”良子揉揉脑,一撇嘴,“可跟狂石城的女人比起来,我娘那叫温柔的!那狂石城的女人可爷们儿了!一个两个豪气冲天的,相反,那些个大老爷们就跟媳妇儿受气包似的。而且狂石城你俩去没危险!”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什么叫没危险?”

良子“啧啧”两声,“你俩在黑风城受欢迎程度仅次于我师父和槿儿。”

展昭和白玉堂都眯眼,那意思还挺不服气,输给四子也就算了,凭什么输给赵普啊!

“不过狂石城那头审美跟咱么这儿不太一样,你们这样的在狂石城嫁不出去的!”

展昭和白玉堂默默眨眨眼,“嫁不出去……”

“狂石城的民偶像是希古碌那样的!要个儿大魁梧,脸皮子要黑还要糙!”良子话没完,一旁四子就一脸向往,“西葫芦是好帅!”

展昭和白玉堂又默默地看了四子一眼。

良子抽了凉气,双手抓&a;a;a;住四子的肩膀晃啊晃,“槿儿!你醒醒啊!他那样的傻大个哪里叫帅!大&a;a;a;爷我这样的才叫帅哥……哎呀。”

良子话没完,脑挨了重重一记头槌。

良子一抱头,蹲地上了,屁&a;a;a;股上还挨了一脚,踹得他趴地屁&a;a;a;股一撅,身后人还补了两脚,“你个崽子!要脸么你!”

良子一回头,就见揍他的是霖夜火。

火凤一手提着个包袱,看着像是刚从魔鬼城赶回来的,进门瞧见良子晃着四子胡言乱语,上来就替萧统海管儿子。

展昭顺手接住霖夜火递给他的包袱,打开一看,是魔鬼城的土产,就拽了心疼良子的四子到一旁分吃的。

白玉堂看了看门外,发现就霖夜火一个人回来的,好奇问,“殷候他们呢?”

“老爷子回来了,就一人回来的,其他几个留在魔鬼城住一段时间,柳大&a;a;a;爷招呼他们呢,不用担心。”霖夜火边边给自己倒了杯茶。

展昭拿着根黄澄澄的麻花儿,边啃边往外瞧,“外公怎么回来了?不要多住一阵子么?”

“嚯,天尊老爷子在黑风城清理门户呢,据每天抽趴下至少十个大门派掌门,这消息传遍整个江湖了,我们在魔鬼城都听着风了。”火凤直乐,“殷候就跟着我回来了。”

白玉堂心阿弥陀佛谢天谢地,总算有人能管住他了……

正高兴,不料霖夜火补了一刀,“殷候,一天揍十个哪儿够啊,至少揍二十个。”

“噗,咳咳……”展昭差点让麻花给噎着,边捶胸边问,“外公人呢?”

“街上呐!”霖夜火乐呵呵,“是这次要让看群熊彻底长长记性。”

展昭无奈地跟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默默替那些个江湖人点根蜡,这都招谁惹谁了……

四子也摇头,“要不然真的带尊尊和殷殷去狂石城玩儿吧,然后趁机把那些人都放走?”

霖夜火还挺纳闷,“你们去狂石城?哦……”

火凤像是想起什么来了,问,“是去啸林关看雾景么?”

“对哦!”良子也爬了起来,“这几天正好下雪,啸林关估计已经起雾了。”

展昭挺好奇,“是我孤陋寡闻么?没听过啸林关这个地方啊。”

五爷也点点头。

“那地方是不怎么出名的。”霖夜火道,“啸林关就在狂石城的西北边,狂石城地势较高,易守难攻,城靠山而建,山上有个天池,这个你们应该听过的吧。”

“白鹿池么?”展昭问。

霖夜火点头,“据那里有白色神鹿出没,所以有了这么个名字。”

四子好奇问,“霖子,你见过白色的神鹿么?”

霖夜火摆摆手,“拉倒吧,哪儿有什么白鹿啊,倒是有许多白色的大角羊,还有雪豹什么的。”

“雪豹?”

五爷似乎兴致高了一些。

霖夜火眯着眼睛看白玉堂,“没有传中的那么好看!就是花白色的大猫。”

五爷微微点了点头,兴致显然更高了。

霖夜火继续关于啸林关的事情,“白鹿池下边零零星星还有不少个的池子,叫七星池。”

众人都点头,显然也听过。

“七星池可漂亮啦。良子,“颜色不一样的,站在白鹿池上往下望,星罗棋布的好多池子,七彩的。”

“所以七星池并不是只有七个池子?”展昭好奇。

“不是,大概是有一百多个,不过有七个较大的,而且排列成的形状是个勺形,跟北斗七星几乎一样。”

“所以……并不是自然形成的?”五爷问。

“应该是人工开凿的吧。”霖夜火点点头,“那里风景还是不错的,值得一去。”

“了半天……”展昭不太明白了,“根啸林关有什么关系?”

“大漠虽然经常下雪,但是暖雪其实很少,都是天寒地冻很肃杀的时候下些暴风雪,以前也曾经有过这种春暖花开的时节下雪的情况。每当这种气候,白鹿池连同七星池那一带,就会起大雾,那雾是真大!”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

“然后神奇的景象就会出现!”霖夜火接着,“只要起雾的时候站在白鹿池边,甚至是狂石城的城楼上,都能看到远处浓雾之中,有一座雄伟的关隘,城楼上三个字啸林关,而且关隘后边还有很高的松林,随风摇动,会听到风啸林海的声音,十分的壮观。”

“这么神?”展昭和白玉堂都感兴趣了起来。

“而且你别吧,这关隘没准真的曾经存在过。”霖夜火接着,“因为狂石城的人,曾经在七星池附近的地里挖出大量的兵器和盔甲,还有一些古代的兵刃器皿。现在狂石城街上还有许多古董铺子卖这种呢,应该对天尊胃。”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的确是不错……

……

“白老五!展猫!”

正这时,门不知道谁扯着嗓子吆喝。

展昭和白玉堂觉得声音有些耳熟,就往帐篷外边走。

只见几个侍卫无奈地看着三个和尚站在那里。

展昭和白玉堂一瞅那仨和尚差点儿乐出声来,这不是少林寺那几位高僧么,站在前边吆喝的正是玄远大师。

仔细看了看几个和尚,把霖夜火给乐坏了,火凤跺着脚指玄远,“怎么了这是,吹起鼓起来了么,比我家和尚还胖了!”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也挺无奈,这几位高僧看着肿了一圈都不止。

玄远气的脸通红,指着展昭和白玉堂,“你俩赶紧去把那俩老头弄走啊!他俩刚才在外面要灭了整个中原看永绝后患……”

展昭和白玉堂赶忙跑去救那些倒了血霉的江湖群雄了。

霖夜火觉得挺有趣的,抱起四子,带着良子跟出去看热闹。

看清爽的书就到..***